新闻中心
 
新闻回顾
2008年4月
2008年3月
2008年2月
2008年1月
更多……
新闻中心>>行业新闻
 
还有多少尾矿库威胁着我们的家园



2008-09-12

   9月8日又将是一个植入国人记忆的黑色日子。这一天,山西省临汾市襄汾县新塔矿选矿厂尾矿库发生垮坝,宽约600米,长约3公里的泥石流,吞噬了下游的一个农贸集市和两个村子。通过现场图片,看着那些通体裹满了泥浆、显得有些笨拙的劫后民房,仅仅用“损失惨重”来形容灾难程度,怕是有些轻飘了。随着救援工作的推进,死难者的数目或许还会有所攀升。

  根据事故抢险指挥部的说法,灾难的发生与企业违法违规生产、地方政府监管不到位、以及没有对闲置多年的尾矿库进行安全排查所致,可见这又是一起习惯的责任事故。

  我曾经在一个国有铁矿生活过一段时间,对于尾矿库还算熟悉。按照程序,选矿厂先将采掘来的矿石磨碎,从中提取有用成分后,含有大量的泥浆与矿渣的剩余矿浆,就排入一个类似水库的库里存放,是为尾矿库。我国有些尾矿实现了资源再利用,可以回收一些低品位的金属,但大多数尾矿只是那么存放。流质的矿渣和着泥浆长久阻滞在山野之中,因为本身物理结构遭到破坏,尾矿库以及周围几乎是寸草不生,一派死寂。三年?五年?甚至五十年,忙于寻找开掘新矿源的人们,基本上很难顾及这些已经粉碎处理过的矿石,成为一处处被遗忘的角落。

  然而,被冷落了的尾矿库却无时不在酝酿着灭顶之灾。像此次山西襄汾尾矿垮坝,不过是灾难的表现之一。长期的掠夺性开采、选矿,使得排放出来的矿渣大量入库,不断累积的结果就是尾矿库超高,一旦排水不畅,垮坝不可避免。这些年,就媒体报道看,已经有辽宁海城、山西繁峙等几起尾矿库垮坝事件。

  垮坝事件之外,更有因为尾矿长期存放而引发的环境危害。尾矿库大都建设在山区,一是破坏植被,改变山体脉络,影响水源涵养;二是可能对目前已成为城市饮用水源的水库产生污染。此前,湖南郴州就曾发生过尾矿垮坝泥石流进入水库的事故,灾难之严重,很多年都难消除。

  而最根本的灾难,还在于人的无休止攫取与环境可承受底线的矛盾。这些年来,不少地方“靠山吃山”,掀起近乎疯狂的采矿运动。各方竞相上马,或规模开采,或原始挖掘,均以对大自然的贪婪攫取作为获益乃至推动地方GDP增长的代价。我们不无悲哀地发现,这样的攫取目前还看不到头。炸药和钻头所及,绿色的山峦消失了,清澈的溪流干涸了,大地千疮百孔,天空乌烟瘴气。

  以此番垮坝的塔山为例,那里原本风景秀美,然在大大小小铁矿的采挖下,矿洞“纵横交错,上下叠压,都快把塔山掏空了。”(《中国新闻周刊》9月10日)而塔山,不过是中国大地上众多采矿区的缩影罢了。

  永不停歇的开采在挑战环境承受极限的同时,也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尾矿库。如果驱车在晋冀两省交界的太行山行走,开山采铁随处可见,选矿残留下的尾矿库同样随处可见。

  中国的秀美山川还有多少类似塔山这样的尾矿库?专家介绍,截至2007年,中国各类矿山堆积的尾矿达60亿吨左右,且每年还在以3亿多吨的数量增加。仅山西省,据说就有四百多座尾矿库。“举一反三”,这些大大小小的尾矿库,时时刻刻窥伺着我们生活的家园,没有人知道,下一个垮坝的是哪一个。



 
 
——安全监管总局政府网站
 
 


中心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西坝河西里28号国展国际B座30D
Tel:(010)-64477696/7698  Fax:(010)-64477708
版权所有:北京寰发启迪认证咨询中心